中国机床企业国际化路径分析

时间:2019-03-25 08:53:06 来源:班玛资讯网 作者:匿名
  

从引进纯技术到收购外国公司,中国机床公司不满意在国内“折腾”。显然,除了收购技术外,并购公司还可以获得现成的研发团队,营销渠道和国际知名品牌等相关资源,而且成本相对较低。然而,如何在合并后管理这些外国公司并利用这些资源来实现其战略目标远比合并本身复杂得多。因此,现在断言中国机床企业已经找到了实现国际管理的捷径,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敢于走出这一步无疑是一种进步,也是一种有益的探索。

中国机床企业开辟国际“第二条道路”

将“世界工厂”转移到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发展中国家是不可阻挡的趋势。随之而来的机床消费市场的迁移导致了世界机床制造业的又一次整合和重组。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制造业崛起引发的热情正在深刻影响着世界机床制造业的新一轮战略布局。在国际机床巨头急于在中国投资建厂的同时,中国机床企业也开始了“走出去”的新体验:从过去纯技术的引入到跨国并购和收购。自2002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海外收购表明,中国机床公司的“国际化”运动已大大加速。海外并购对中国机床行业有何影响?从引进技术到收购国外品牌,实现中国机床企业的国际化梦想,真的有一条捷径吗?

一,并购动机

2004年底,大连机床集团以近1000万欧元的价格完成了对德国Zimmermann GmbH 70%股权的收购。这是大连机床于2002年成功收购美国Ingersoll生产系统,并于2003年收购其曲轴加工系统公司后的又一重大举措。大连机床集团董事长陈永凯认为,齐默尔曼大连机床建立中国机床载体,坚定不移地实施国际化战略,是一个既定的步骤。

此前,沉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于洪臣刚刚向外界宣布,沉阳机床集团已收购德国希思的全部净资产。据报道,沉阳机床集团重新启动了破产的德国赫斯,这需要投资8000万元。此次收购还得到了省政府的财政支持。严鸿辰认为,收购希思是实现沉阳机床“打造世界知名品牌,打造世界公司”长期战略目标的关键一步,这表明沉阳机床集团正在实现战略转型从本地运营到跨国经营。与中国机床行业两大知名企业的雄心相比,秦川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美国联合工业(UAI)(60%股权)和上海明晶机床股份有限公司至沃伦伯格,德国。 (53.6%)和收购日本Chibe公司(65%),虽然投入的资本要小得多,但其扩展到国际市场的意图也非常明显。在谈到收购美国公司时,秦川机床集团董事长龙兴元说:“我们已经在美国市场上下了一块棋子。”明晶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袁建平告诉记者:“收购沃伦伯格的目的是为了宣传自己。”

客观地说,无论是德国的希思,齐默尔曼,沃伦伯格,还是美国的英格索尔,美国工业公司和日本的芝北公司,尽管有着辉煌的历史,世界的机床在形成新的工业模式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然而,对于中国机床公司而言,这些公司及其品牌仍具有相当大的价值。袁建平说:“如果中国的机床企业被定义在世界三流水平,这些企业的技术水平仍然是二等或更高。”

在中国机床工具协会理事长吴柏林看来,中国机床工业与国际水平的差距仍然很大。他说:“通过多年的技术引进和消化,中国机床行业的技术水平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在高端机床领域,国外品牌仍然占据了国内大部分市场。”

毋庸置疑,技术瓶颈是中国机床企业国际化的最大障碍,中国机床市场的繁荣和国际机床工业的重组无疑为中国机床企业提供了双重机遇。 “相比之下,对外国机床公司的收购远低于纯技术引进。”吴柏林说。大连机床在简要材料中描述了英格索尔收购的结果:“合并后,英格索尔的96项特殊技术,9项专利技术和两家公司的技术实力及其商誉,商标等无形资产均由大连机械使用工具组。“

“酗酒的含义无法言喻。除了技术需求外,知名品牌的诱惑也是不可抗拒的因素。”严鸿辰告诉媒体,德国希思将保持其独立法人地位,沉阳机床集团将继续做好。拥有100年历史的“Heath”品牌,主要数控铣床和立式CNC加工中心仍在德国生产。袁建平更清楚地说:“明晶机床收购沃伦贝格的目的是使明晶机床成为华伦堡在中国的制造中心,销售平台和服务中心。在国外市场,明晶公司采用沃伦堡品牌,国内市场使用Warrenberg和Mingjing的复合品牌。“吴柏林认为,国内机床企业通过并购外国公司进入国际市场,这比直接在国外建立桥头堡更有效。它可以加速国内企业与世界的融合,积累国际运作经验,有利于培养世界一流的管理和技术人才。 。

第二,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

虽然国内机床企业收购国外同行的动力和战略目标非常明确,但实现预期效果仍然存在很大困难。吴柏林告诉记者:“目前,国内企业的跨国并购刚刚迈出了第一步,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首先,中国企业最需要的核心技术并不是通过兼并和收购自动获得的。根据一些西方国家的法律法规,机床制造的一些核心技术被禁止出口到中国,这不会因公司所有权的变化而改变。此外,即使是不受法律限制的先进技术,仍然掌握在收购后的外国技术人员手中。消化和应用这些技术的过程需要一个整合和转换的过程。

其次,中国企业可能面临财务困难。由于中国公司基本上购买破产公司,收购本身并不会花费太多,但为了使这些公司正常运作,他们需要投入几倍的购买价格。根据袁建平的说法,明经对Warrenberg的收购只使用了数十万欧元,但它允许它正常运作。明景公司提供的信用担保基金达150万欧元。为了启动公司的业务,明晶公司还需要注入更多资金。袁建平说:“随着业务量的增长,需要越来越多的资金。如果没有强大的后续资金支持,一旦公司陷入困境,之前的所有投资都将丢失。”

再次,收购很容易,而且很难赚钱。吴柏林认为,中国机床企业缺乏跨国经营和国际管理人才的经验。控制这些公司并不容易。在完全不同的法律体系下,面对陌生的商业环境,如何有效控制这些公司的成本,确保有用的技术人才不会丢失,维护公司的营销渠道和原始客户群,是购买者必须面对正确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妥善处理,公司将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最后,企业文化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兼并和收购后,企业文化的整合是一个主要问题。目前,所有参与跨境收购的都是国有企业。在管理理念和思维方式方面,收购方与被收购方之间必然存在巨大差距。虽然中国控制了股权的股权,但必须加以控制。没有企业文化真正融合的实践权利很难实现。 “别再说了,中外公司员工之间的工资差距是一个不易处理的问题。”吴柏林说。

袁建平对合并后必须面对的困难有着深刻的理解。幸运的是,在收购Warrenberg之前,明经已有20年的技术合作经验,双方已建立了良好的互信基础。德国沉阳机床集团新任总经理陈宏臣也充分估计了他将面临的困难。他对媒体说:“如果这次并购行动被称为沉阳机床在欧洲市场的”诺曼登陆“,那么合并的成功只会抓住滩头阵地。是否进一步扩大结果和实现深度目标取决于新成立的公司是否运作良好并且发展迅速。这是沉阳机床的又一次严峻考验。

三,汽车的先见之明

虽然总结中国机床公司在跨国并购方面的成功经验还为时尚早,但仍有可能从上述一系列兼并和收购中找到一些共性。

大连机床和沉阳机床是中国机床行业的重量级企业。两者的战略目标是进入世界机床巨头的行列。——大连机床声称打造“中国机床载体”,跻身世界机床制造业之首;沉阳机床然后发誓要冲击世界五大机床行业目标,因此通过海外并购寻求技术领先是公司长期发展战略的必然选择。因此,海外并购不仅要权衡自身优势,还要更好地服务于公司的长期战略。

从被中国公司收购的外国公司的角度来看,它们在产品,技术和品牌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 Heath拥有140多年的制造历史,在业界享有盛誉; Zimmermann GmbH是一家拥有60多年历史的资深机床制造商。它是福特,通用和波音,大众,日本。丰田的机床供应商; UAI公司拥有80年的历史,其拉削工艺,拉削,拉削,拉削等四合一技术处于世界机床工业的最前沿......深入了解收购目标的现有优势和可能性嫁接这些优势是在收购之前必须完成的工作。据了解,明晶公司与沃伦伯格有长期合作关系,其在德国的窗口企业已有近20年的历史。即便如此,仍然认为本地化管理人才不足。在收购英格索尔之前,大连机床已经建立了一定的国际管理人才储备,具有德美合资企业和英国600集团的经验。业内人士认为,拥有国际管理人才和与外国公司的合作经验是实施跨国经营的重要条件。此外,合并实施后,我的用途是快速转换先进技术。收购英格索尔后,大连机床迅速成立了一支由中美技术人员组成的联合开发团队。二次开发先进技术,经过消化,吸收和改造,不仅有效降低了成本,还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目前,大连机床集团为国内外汽车发动机制造商提供了由近百个高速加工中心组成的柔性生产线。收购Warrenberg后,Mingjing因其专注于技术转换而在新产品开发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总之,中国机床企业从购买技术到购买公司的转型是一种改进和探索。如果说中国机床企业在开放国际“第二条道路”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不耐烦和冲动,可能会出现失败的情况。那么,这也是中国“机床动力”的“机床动力”。 “必须支付过渡费用。